话题 当中超外援倒退到【非顶尖亚外】标准……

随着中超球队亚冠旅程结束,这个特殊的中超赛季终于落下帷幕。14日的中超专项治理会议,将会公布具体降薪政策,外援顶薪税前300万欧元,将让中超未来的外援倒退到“亚外标准”——以金信煜为首的韩国外援、以穆伊为首的澳大利亚外援、以普拉利甘吉为首的伊朗外援,谁会成为未来中超主流?

“金元十年”,中超依靠高薪吸引欧美顶级外援巨星和名帅,甚至能够在在亚冠赛场成为冠军奖杯的有力竞争者。 金英权、艾哈迈多夫、麦克格文、儒西莱、伊斯梅洛夫、河大成在内的诸多外援,几乎都是亚洲顶尖国脚。

韩国媒体之前还惊呼,中超挖空K联赛顶级球员,从早年的德扬、埃斯库德罗到不断刷新K联赛转会费纪录的金玟哉、金信煜、洛佩斯、马尔康,韩国联赛顶级球员几乎被中超买空。

去年K联赛最高薪金信煜加盟中超,拿到了相当于自己效力全北现代时4倍的税后500万欧元年薪; 今年初加盟上海上港的K联赛最高薪里卡多·洛佩斯(年薪125万欧元),在上海上港也能拿到税后300万欧元。

但如今中超外援年薪上限已低至税后165万欧元,K联赛顶级球员年薪普遍在税后80-120万欧元左右,中超外援年薪已降到仅比K联赛略高的档次,再想吸引K联赛顶级球员,难比登天。今年K联赛金靴,蔚山现代巴西中锋儒尼奥尔年薪不到110万欧元,仅高出50%的薪资诱惑力,显然远远不够让他加盟陌生的联赛。而像金玟哉这样的主力中后场球员,在K联赛平均年薪都在50万欧元以上。

今年K联赛最高薪本土球员金珍洙税后年薪不到110万欧元,他夏季已加盟沙特联赛利雅得胜利,税后年薪300万美元(约250万欧元),明年中超外援年薪上限只有这个数字的2/3。K联赛MVP球员孙准浩年薪约70万欧元,近期盛传会加盟中超,但仅仅2倍的年薪优势实在远不及过往——别忘了,金玟哉加盟北京国安,可是拿着8倍于K联赛的高薪。

艾哈迈多夫、金信煜年薪500万欧元,连四年前的塞恩斯伯里和斯皮拉诺维奇都能拿到300万欧元,加上朴志洙、金玟哉等人,中超“亚外”近年的年薪下限都在200万欧元。 但明年中超直接拉低到税后165万欧元以下。 很难从近年挖人最多的K联赛再购入顶级亚外和高性价比外援后,中超或许会将更多目光投向J联赛、澳超和西亚联赛。

J联赛的日本本土球员很难来华,因为旅欧是日本球员留洋的首选。想要挖到日本球员的难度,还要超过韩国球员。

J联赛的外援方面,除了年薪高达2500万欧元的伊涅斯塔,排名其次的是维尔马伦(400万)、前江苏苏宁巴西外援若(320万欧元)、澳大利亚国门朗格拉克、神户胜利船巴西外援道格拉斯(160万欧元),都是明年无法被中超腰斩式顶薪撼动的外援。今年J联赛金靴奥伦加是曾效力贵州恒丰的肯尼亚外援,年薪仅60万欧元,而他四年前在贵州恒丰年薪都已有200万美元,达到了明年中超外援年薪上限。试问哪个中超俱乐部会用年薪上限签下这位曾被中超俱乐部放弃的外援?

鹿岛鹿角的J联赛银靴埃维拉尔多年薪只有50万欧元,广岛三箭的铜靴莱昂德罗年薪只有40万欧元,明年中超从J联赛挖外援恐怕也只能从这些廉价的巴西人入手。 中超俱乐部征战亚冠的顶级“亚外”,大概率只能从伊朗、澳大利亚球员入手,两者的优势都是对抗能力超过日韩球员,澳大利亚有大部分国脚都在欧洲联赛效力,年薪不高。 只不过,想要引入穆伊这样的澳大利亚国脚已不可能,因为他的税后年薪已达300万欧元。

对于中超俱乐部来说,外援年薪上限的下降,结果是直接将中超外援的质量从世界一流降到“亚外”标准。这将让中超的外援质量至少倒退5年,甚至可能退到10年前。亚足联实行“亚外”政策前3年,中超连续3年无缘亚冠8强,与这3年外援和“亚外”质量不高有直接关系。

现在,历史恐怕又将重演。毕竟本土球员实力与亚洲一流有明显差距的中超俱乐部,一旦外援实力降到“亚洲水准”,很难与韩日以及西亚四大联赛球队竞争。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zsenior.com/,中职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